新闻资讯

护理岗位的纯爷们儿 男人也能顶起半边天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0:52:55 来源: 作者: 点击率:

  提到护士,大家都会想到温婉可人的女性形象,但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是三位护理岗位的纯爷们儿,他们的细心不亚于任何人,他们以温馨的服务深受病人信赖,并以出色的表现成为医院的护理明星。


曹佳

  温柔责任是一种力量

  曹佳是桂林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唯一的一名男护士长,他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,也许是这样的温柔,让他这名男护士长得到大家的认可。

  曹佳已经在桂林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工作12个年头,毕业来到医院就被分到急诊科,在急诊科工作了7年后主动请缨来到现在的重症科,一干又是5年。

  “重症科的工作忙不忙?”

  一个寻常的问题打开了曹佳的话匣子:“在医院,特别是在重症科,加班是经常的,说是六点下班,但其实每天基本都是七八点才能回家。每到临近过年,就更忙了,过年的那几天,重症科的护士们也都离不开,都得加班,一个星期每人可能最多休息一天。因为我们这里的病人都是24小时不能离开人的,他们在这里,我们就必须全心全意细致地照顾他们,不允许有一丝的大意。”

  “重症科的情况比较特殊,有时一个病人一天就要抢救两三回,说抢救就要抢救,饭也顾不上吃,水也顾不上喝。到了晚上七点,才吃上中午食堂送来的午饭。”

  曹佳说:“与其他科室的护士不同,除了专业的护理工作,重症科的护士还需要多做一些生活护理的工作,病人的吃喝拉撒都得我们来照顾。其他科室的病人一般都会有家属或护工陪护,而重症科只有护士。这些工作似乎无足轻重,但其实很考验护士的责任心。在重症科,服务态度不好、责任心不强的话,工作是做不下去的,所以有时候和其他科室的护士开玩笑,说我们比你们强一些,强在哪儿呢?强在一颗温柔的心。”

  重症科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科室,全封闭的病房里只有病人、医生和护士,其他人员都不能随意进出。他们的工作,其实连病人自己都不太清楚,病人来的时候都是昏迷的,等治疗好清醒了,就从重症科转到普通病房。

  “我毕业那会儿,桂林没几个男护士,大环境对男护士的偏见颇深,很多患者拒绝男护士的护理,觉得男护士的动作肯定粗,做事肯定不细致,所以我当时经常被患者嫌弃,要求换女护士护理。”曹佳笑着说道:“当时,我的心理压力真的很大,患者越不信任,我就越紧张,有点抗拒。护士长就对我说,刚开始都是难的,你越害怕做,就越要去做,而且要做得大家都说好,坚持!坚持!再坚持!”

  就这样,曹佳坚持了一年又一年……把工作做好、做细致,让所有人都认可,男护士也是值得信赖的,技术一点儿都不差。风雨之后见彩虹,度过了开始最艰难的日子,一切慢慢走上正轨,他终于等来了他想要的——患者对男护士的偏见越来越少。曹佳说,最让他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纯爷们儿加入了护理团队。

  现在,他经常和医院新来的男护士说:“你们自己不要有抵触的情绪,只要专心把自己的工作做好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技术会越来越娴熟,口碑会越来越好。”

  别看曹佳总是乐呵呵的模样,在工作上容不得半点马虎的他曾经非常严厉地批评过一位男护士,因为服务态度差,这位男护士被患者投诉。“我当时真的很生气,这么些年来,为了转变患者对男护士的偏见,男护士们认真努力工作,暗暗地下了很大功夫,好不容易取得了一些好成绩,用心细和更多的付出撑起了医院护理工作的半边天,可是却出现了败坏男护士名声的事情。”曹佳回忆起这件事还有些生气:“男护士人数少,容易引起关注,所以我们身上的担子更重、责任更大,做得好是应该的,做的不好,就会被评价为不如女护士值得信任。我们在护理岗位上,不能辜负了这份信任。这是我们对病人的责任,也是对医院的责任,更是对自己从医的责任。”

  谈到对未来的规划,曹佳坚定地说道:“我想尽所能把医院男护士团队抓起来,包括他们的专业能力、工作素养,以身作则,带头把桂林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男护士的队伍壮大起来!”

  曹佳身上刚柔并济的独特气质,体现出对护理岗位的热爱和执着,这是一种医者的力量。


蒋煊

  温柔细心呵护花朵

  蒋煊从事护理工作已经20年。年轻时的他,一头精干的短发,一张英俊的面庞,很多人不理解,长得这么帅,怎么就去当了个男护士呢?

  作为桂林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的第一位男护士,蒋煊在手术室工作了3年后,主动转到了儿科,一干就是17年。儿科被公认为医院最需要耐心和温柔的科室,其他男护士都特别钦佩蒋老师,能十几年如一日耐心、细心、温柔地护理祖国的花朵。

  “儿科对经验的要求会高一些,因为孩子不像大人能够描述病情,他们年纪小,不会说话,会说话也基本不会表达,这就需要我们凭经验来判断。我觉得自己的优点就是有耐心,我很喜欢孩子,还有大概我算是心灵手巧的人,所以病人、科室都认可我的护理技术。”蒋煊云淡风轻地说着,而背后是他从业20年来,多少个日日夜夜、多少次学习总结才换来孩子们的家人和同事们的信任与依赖。

  20年前是男护士最艰难的时候,医院只有蒋煊一位男护士。“刚刚转到儿科那会儿,每一次为孩子打针,我的压力其实挺大的,孩子的父母、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,好几双眼睛紧紧地盯着,怎么能不紧张!由于对男护士的偏见,大多数孩子家长直接拒绝男护士,只要有女护士在,我就没机会给孩子打针。”蒋煊笑着说道,“我那时还被心急激动的孩子爸爸用葡萄糖水瓶子砸过,就是因为他对男护士工作的不信任与不支持。”但是,蒋煊并没有埋怨那位孩子爸爸,而是暗自下决心更加努力,迎难而上,不断提高自己的护理技术,用实力改变大家对男护士的偏见。“既然我选择了这一行,我就一定会坚持下去,尽全力做好,决不放弃,再难都不怕。我一直都相信,不管做什么事情,只要做好,做到极致,就一定会获得认可。”

  努力的付出终究获得了回报。如今的蒋煊被家长们亲切地称为“蒋一针”,这体现的是家长们对蒋煊的认可与尊敬。以前家长是直接“屏蔽”他,现在是家长点名请他为孩子护理。

  “干这行就是要一直学习,不学习,就退步。医学容不得你退步。学习是没有止境的,活到老就要学到老。”现在,蒋煊除了平时的工作,还带学生,给学生讲课,为科室做管理工作,无私地把自己多年的护理经验全部传授给他的学生们。休息时间,有人打电话请他帮忙,他都会第一时间赶去免费帮忙。正是这样无私的奉献,蒋煊多次荣获 “优秀带教老师”、“优秀护士”、“先进个人”等荣誉证书。

  在蒋煊身上有许多标签:温柔、细心、优秀、好护士、好老师……这些标签,从来都不是他刻意追求的结果,而是默默的努力和付出获得的赞许。


石廷乐

  争分夺秒抢救病人是我不变的初心

  石廷乐,一位朝气蓬勃的帅小伙儿,也是一名从事护理工作快10年的男护士,来到桂林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急诊科工作快7年了。不善言谈的石廷乐有点害羞。

  “护士是你高考的第一志愿吗?”

  “是我的第一志愿,也不是‘我的’第一志愿。”

  原来,石廷乐的父亲是一位医生,是他家当地有名的村医。当年是父亲帮他填报了高考志愿,他后来才发现自己要学的竟然不是医生而是护士,一时间有点懵。

  “那你当时生气吗?”

 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工作服,过了几秒抬起头,认真地说道:“一开始,我是有点生气的,但是木已成舟,也不能把父亲怎么样。学习专业知识后,我觉得我是真的热爱护理这一行,也打心底想去从事这份工作,我特别感谢我的父亲,还是父亲了解我。”

  在急诊科,护理技术是基本要求,但更需要思路清晰、头脑敏捷,应变能力是最关键的。“出诊时一看到病人,对他病情的判断、规范的护理操作、能不能迅速建立一个静脉通道,这都决定着抢救的成功率,一定要又快又准。如果没能第一时间正确地处理好病人,病人就很有可能会出现病情加重的情况,在现场或回医院的途中,各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,我们要拼尽所有,让病人平稳到达医院。”

  “有些病人会因为心脏骤停处于休克状态,这时候他的血管是塌的,肉眼看不清血管,这就非常考验技术。如果能建立起静脉通道,抢救病人的成功率就大大提高了;如果静脉通道搭不上,会大大增加抢救难度,抢救的效果也会非常不理想的。因为医生急救用药都要从静脉输入,没有静脉通道,药就无法顺利进入病人体内。在急诊科工作,与死神争分夺秒,你只能更快,绝不许慢!”

  石廷乐有点小骄傲地说:“每出诊成功抢救一位病人,都会有自豪感。”有一次,一位老人病情危重,简单做了心电图后,发现老人心肌梗死伴有心衰,他毫不犹豫地把老人背起,一口气背下了8楼。尽管如此争分夺秒,还是会碰到一些不理解的家属,质疑为什么还要现场做检查,而不是将病人直接送去医院。他不得不一边抢救病人一边耐心地向家属解释,这样做是为了更加准确确认病情,对症治疗抢救。面对出诊时受到的误解和委屈,石廷乐笑着说:“大男人受委屈,得大度一点嘛,更何况这也没什么,我不会计较这些,这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,看到病人治好了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。”

  急诊科的工作异常忙碌,有时半天就得出诊好几次,忙到水都顾不上喝一口。但,石廷乐不觉得辛苦,他觉得工作无比充实。“太忙碌,被误解,受委屈……这都不是事儿!”石廷乐又有点害羞,“只要需要我,我就会坚持做下去。争分夺秒,抢救病人,是我不变的初心!”

  桂林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的三位男护士,是身处护理岗位的普通护士,护理工作从来都是琐碎又重复的,日复一日,他们在工作中践行着“南丁格尔誓言”。“敬佑生命,救死扶伤,甘于奉献,大爱无疆”,永远不变的是,医护工作者的初心。

合作机构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广告合作 | 网站客服 | 法律声明 | 保护隐私权